电动叉车用蓄电池系列

为公众健康做一个“拔钉子的人”

更新时间:2020-04-09 点击数:

   “孙主任这段时间白头发多了不少。

   ”“有时候快凌晨一点,在办公室碰到孙主任,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‘你们辛苦了,要抢着时间休息啊’。 ”这是同事们眼中的上海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孙晓冬。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他带领的整个团队几乎不眠不休,冲在疫情防控综合协调、疫情流行病学调查处置、密切接触者管理、重点场所消毒、健康宣传教育等各项工作的第一线。 30年如一日,他始终牢记为社会公众健康和城市公共卫生安全守土尽责的使命,践行着入行之初的誓言。 控制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去年12月底,一场悄无声息的战斗就拉开了序幕——孙晓冬团队马上收集信息,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动态,12月31日当天,便出了风险评估报告和应对预案。

   “当时一切都不明朗,具体是什么病毒?会不会传染?会不会来上海?没有人能给出回答。 但作为专业人员,我们必须时刻有警觉性,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,要尽力把它控制在有限范围内。 ”市疾控中心成立了包括综合协调组、现场处置组、疫情监测分析组、后勤保障组、实验室检测组等在内的指导团队,孙晓冬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,就是在现场处置组协调统筹流行病学调查工作。

   “流调是传染病防控最重要的工作之一,包括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、确定密切接触者。 ”如果说医疗是处理存量,那么疾控人员便是控制增量。

   在大疫面前,第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人手紧张。 1月20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上海市首例确诊新冠肺炎病例,从小年夜开始,疑似病例、密切接触者人数开始快速增加,“虽然我们有流调梯队,但面对的是未知疾病,工作挑战性很大——究竟有几种传播途径?传播模式如何?堪比破案的流调烧脑费时,仅靠我们一支团队肯定不够。

   ”为此,在市里的统一部署下,孙晓冬快速统筹了市区两级人员,组建550人流调队伍,后更扩充至700余人,全日无休的轮班制保证了24小时内快速查明感染来源。

   对少数“疑难”病例如大型家庭聚集性病例等,他加强派兵遣将力度,细细排摸、逐一击破。 奋斗到真正风平浪静那天什么时候最艰难?“应该就是1月底、2月初那段时间,连续几日有超过20例的确诊病例,疑似、密接的数量可想而知。 ”为了第一时间排摸落实密接管理,孙晓冬率先筹划组建了密接追踪办公室,“有很多密接通过病例流调就可以找到,但对于病例的同乘人员,如飞机、列车、汽车、轮船等交通工具上的密接,就需要追踪办来协调查找。 ”2月26日,市疾控中心收到一封宁夏中卫的协查函,有一确诊病例20日飞离莫斯科至浦东国际机场,22日从上海离开,其间去过的场所相当关键,但患者记忆并不清晰,这无疑增加了工作难度。

   追踪办通过周密排查后锁定,该患者在上海的密接共有86人,而找到全部人员,只花了不到2天时间。

   孙晓冬介绍,至今这个临时成立的部门已完成近两万人次的追踪,仅输入性病例的相关追踪就近4000人;收到和发出协查函1300余份,累计从密接中发现确诊病例120余例,有效避免这些病例成为新的传染源。 进入3月,申城又迎来了新挑战:为控制输入性病例风险,孙晓冬果断派出40人“特种部队”轮流进驻机场,对旅客流调、申报健康云、症状筛查、采样、送医、隔离及出关后分流转运(如集中隔离、转机等)的全过程信息进行梳理、汇总和报告,使得后方切实做到“早发现,早报告,早隔离,早诊治”,疾控、海关、边检、机场运营指挥中心通力合作,形成防控大闸的“四道齿轮”,为国“守门”。 孙晓冬很感慨,“工作区域不断在扩大,从T1、T2候机楼扩增至S1、S2卫星厅,所有人必须长时间‘钉’在岗位上,穿隔离服不替换的最高纪录是17个小时,有队员甚至20小时只吃了一顿饭。 ”可战斗还在继续,“我们临危受命,必须奋斗到真正风平浪静的那一天。 ”拦病毒于第一道防线之外也许有人会问:没有疫情的时候,孙晓冬和团队在忙些什么?在市疾控中心,孙晓冬还承担着一个重要任务:负责免疫规划(预防接种)工作。 “哪怕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我们也要未雨绸缪,如果孩子们不能及早进行接种,如麻疹、百日咳等疾病的危害也很大,因此目前我们在力量调配上也有所考虑。

   ”孙晓冬说。

   在疾控领域30余年的工作中,孙晓冬经历了多次“惊心动魄”:2003年SARS、2006年上海首例H5N1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疫情、2008年手足口病疫情、2009年甲型H1N1流感疫情、2011年新疆发生的输入性脊髓灰质炎野病毒疫情……作为“幕后英雄”,他始终默默奉献。 2009年5月,一例甲型HIN1流感确诊病例搭乘墨西哥航空公司航班途经上海,时任免疫规划科主任的孙晓冬第一时间与同事们奔赴第一线,此后整整32个小时,他始终守候在电话旁,即便是吃饭,也是在电话旁匆匆扒上几口。 航班抵沪72小时后,全部48名滞留在沪的乘客都已确认完毕,并进行了集中医学观察。 威胁市民生命的甲流,就这样被拦在第一道防线之外。 对比以往的多次疫情处置,孙晓冬感觉到,“现在我们的经验更丰富了,防控设施更先进了,科研成果更扎实了,与其他部门的协作交流也更顺畅了。 ”他也作为见证者和亲历者,感受着疾控中心20余年的不断成长壮大。

   “打个比方,马路上有个钉子划伤了不少人,医护人员为他们包扎、治疗;但也有人在默默想办法,要将钉子拔掉,从此不再让人受伤。 ”孙晓冬想做的,就是这样一个“拔钉子”的人。 (记者黄杨子)。

上一篇:D-400

下一篇:315线索征集你有料,我来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