案例二类

记者观察:德国能否成为欧洲抗疫中坚

更新时间:2020-04-09 点击数:

   4月2日报道(文/田颖)自2月底疫情暴发以来,德国因保持较低病亡率广受外界关注。 德官方、专家普遍认为目前病亡率较低得益于大量检测和早检测,但病亡率低也与其他因素有关。 德国能否成为欧洲抗疫中坚?据记者观察,德国全国禁足令实施后,仍有人员聚集现象,能否使疫情增长曲线平缓,还需几周时间评估。

   如届时禁足令取得良好效果,更大规模检测在技术上成为可能,德国未来表现或许更值得期待。

   多重原因拉低病亡率据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,截至当地时间4月1日0时,德国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67366例,死亡732例,病亡率略超1%。

   德国专家认为,德国疫情之初病亡率较低得益于强大的疫情监控体系、检测能力和重症医疗能力。 但应谨慎对待这一数字,因为德国目前还处于新冠疫情初始阶段,况且这一病亡率与患者年龄等客观因素有关。

   德国亥姆霍兹传染病研究中心流行病学科负责人格拉尔德·克劳泽认为目前死亡率较低有多个原因。 首先,德国在新冠疫情到达欧洲之前几周便着手准备。

   德国1月27日报告首例病例,但1月初该国科研团队便开发出快速检测试剂,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也公布了详尽的病例定义等指导文件。 其次,德国很早便对疑似病例进行检测。 克劳泽说,这样做有助于为患者提供最优化的治疗,而不是在患者疾病恶化之后才治疗,这样便可有效控制需要辅助呼吸的重症患者数量。 检测能力也是德国一个重要优势,柏林沙里泰大学医院病毒学家德罗斯滕提到,其他国家往往只有少数授权实验室进行测试,德国则有很多不同层级的实验室可以进行,较为灵活。

   德罗斯滕近日说,德国每周新冠检测量达到50万。

   从医疗保障能力看,克劳泽认为德国医生数量(相对人口而言)、床位数和呼吸机数量在全球处于较高水平。 据统计,德国有约万个重症病房,配有万台呼吸机。

   疫情开始后德国采取重症病人住院治疗,轻症患者居家隔离自愈策略,保存重症救治能力。 根据德国重症监护和急诊病学跨学科协会数据,截至3月29日,德国重症病房共收治新冠患者1053人,785人必须用呼吸机,24小时内还空置的重症病床床位数6622个。

   老年人群体是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,因此患者平均年龄也是病亡率影响因素之一。 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3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,德国新冠感染者平均年龄47岁。

   专家认为德国此轮感染始于去意大利北部滑雪归来的德国人,而这些人以青壮年为主。

   随着德国确诊病例增长迅速,接下来病亡率是否能保持低位还取决于能否有效控制感染人数。 德罗斯滕说,德国目前病亡率比较低,但根据数学模型估计三周后可能会有较大的增长。 尽全力紧急增加床位为了应对疫情持续大暴发,德国目前在全力增加可用床位,提高收治能力。

   3月17日,德国联邦和州政府共同制订一项医疗紧急预案,决定临时征用康复机构、酒店及展会场所等改造为临时医院。 这项议案还提出尽可能增加人力,例如对现有医护人员进行重症医疗培训,雇用高年级医学院学生以及退休医护人员。

   柏林市已决定将柏林会展中心改造成一座能容纳1000名新冠患者的方舱医院,为医疗能力出现瓶颈做准备。 3月26日、27日,全德共有超过10000张急救病床腾空,等待调用。 德国六成医院加入一个网络平台,可以分享、调用这些急救病床。

   哈勒大学医院微生物临床医学科主任亚历山大·克库勒说:德国在短时间内可以将重症监护床位数量翻倍,这是其他国家做梦都不敢想的。

   德国目前重症医疗能力尚有余力援助法国、意大利。

   德国外交部3月26日公布,目前接收的意大利重症患者已达47名。

   但德国现在也面临严重的防护物资短缺问题。 3月25日,德国法定医疗保险医师协会主席瓦尔特·普拉斯曼发出警告,如果此前购买的防护物资无法如期到达德国,汉堡现有防护物资库存将于当周周末全部耗尽。 德国重灾区北威州海因斯贝格县县长斯特凡·普施近日向中国发布一封公开信说,海因斯贝格县口罩和防护服仅够几日之需,请求中国帮助提供防疫物资。

   防疫策略或效法韩国针对疫情持续加重,不少专家提出当前以封禁为主的防疫策略不能持久,德国需要尽快研究下一步计划。

   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26日晚在一场语音新闻发布会中表示,现在还没到讨论放松防控措施的时候,我们的新增感染比率仍然很高。

   日前德国多家媒体披露了德国内政部一份机密战略文件《如何控制COVID-19》。

   其中提出,德国应效法韩国,通过大规模检测和隔离病人来减缓病毒传播速度,同时不使公共生活陷入停顿。 这份文件建议,德国分阶段提升大规模检测能力,直至4月底,达到每天可检测20万人,期待从现在的为确诊而检查转变为为预防而检查。

   病毒学家克库勒建议,一方面保护好高危人群,另一方面研发每个人可以使用的快速检测产品。 他说:如果有一种快速的类似于验孕棒的检测方式,就会成为击退疫情的火箭炮。

上一篇:美国开启口罩拦截抢货模式 被盟友指为“当代海

下一篇:国家能源局:积极推进电力法修法进度